您的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网络直播自尽令舆情监测论惊诧视生命岂能如儿戏?

标签:网络,直播,自尽,舆情,监测,惊诧,生命,岂能,儿戏  2018-6-29 10:41:12  预览

近年来,网络直播自尽成为一个分外令人惊诧的征象。根据人民网舆情监测情数据中心统计,今年上半年,全网与网络直播自尽相关的消息资讯超过1300篇,微博超过2000篇。

沭阳县女主播直播跳楼、菲妥妥微博直播全家自尽、女孩为试探男友同伙圈直播割腕、须眉失恋在网上直播喝农药、95后小伙因赌债酒店内直播喝安眠药、14岁少女微博直播服毒自尽等事件接二连三的发生,令舆情监测论倍感酸心。

直播自尽带来满满的负能量

据媒体报道,6月17日上午10点左右,因感情题目,沭阳一女主播在某小区楼顶开始跳楼直播,直到午时12点手机没电结束。民警和网民苦劝9小时没拦住,最终坠楼致重伤。对于该女主播的跳楼直播举动,舆情监测论莫衷一是,作秀说、炒作说、自私说、渣男说等说法各有其理由。

不过,舆情监测论普遍认为,生命只有一次,轻生不仅是对本身的不负责任,也是对家人和社会的不负责任。澎湃消息网友大玉对此评论到:“网络时代,这些直播的网红小姐姐们也要多为受众考虑百度搜索排行,多些社会责任,感情受挫也不应该直播出来,会对一些还小的孩子造成不好的指导。”如其所言,女主播试图用直播跳楼唤回男友的感情,将生命的庄严弃置不顾,如许的直播带给社会的是满满的负能量。

网络直播是复活代主播展示自我、实现自我的紧张平台,健身直播、教学直播、旅游直播、大厨直播、美妆直播、游戏直播等等,尽管领域各有不同,都能令网民有所收益。跳楼直播让网民见证生命的毁灭,带来的是恐惊、惊诧和错误的示范效应,不仅于事无补,反徒增一桩悲剧。不少网民对女主播的做法透露表现不可理解,呼吁直播平台取缔此类直播举动,不能给效法者机会淄博网站建设,使直播成为虐待生命的工具。

“表演式求救”终究不是办法

5月20日,网友@菲妥妥_穆修修在微博上公布,由于陷入高利贷困境,一家人只有自尽。这一“遗书”的发布引发大量网友关注,此时网友才晓畅,其实从3月11港城始,菲妥妥就在发倒计时微博。于是她的同窗选择报警,在网友、警察和大夫的通力合作下,一家三口得以获救脱险。而之后许多网民称她为“戏精”,嫌疑她直播自尽的目的是获取网络关注和利益。最终,在网络舆情监测论的压力下,菲妥妥一家三口于5月31日再次选择自尽,酿成两死一伤的人间悲剧。

菲妥妥在微博最初直播自尽,受到众人的同情,从而得到协力救助。而网络舆情监测论的逆转,却成为一把利刃,将菲妥妥一家逼入“非死不可”的境地。微信公众号“长安剑”对此评论到:“围绕此事的网络‘审判’,无异于一次‘死刑众筹’:‘键盘侠’们你一句叱骂、我一个嘲讽、他一次人肉,齐力把女孩已放下的割腕刀重新摁了回去。”舆情监测论可以救人,也可以杀人,当网络暴力变得肆无忌惮,救回的人也可以“杀掉”,这是一个让人酸心无比的舆情监测论实际。

故意理学家认为,网络直播自尽其实是一种“表演式求救”,是“乞求”世界最后的善意。不过,自尽毕竟不是脱节烦恼的办法,直播自尽让最后一丝求生的意识被非理性的舆情监测论吞噬了。网络舆情监测论质疑菲妥妥微博直播自尽的目的是博关注、求众筹,未免不够人性化,然而直播自尽终究视生命如儿戏,成为逃避生活窘境的托言。

直播他人自尽与脱手杀人无异

有的直播本身自尽,也有的直播他人自尽。在一些公开场合的自尽事件中,有的视频发布者视人命如草芥,不仅冷漠以对,还试图借此获取关注和打赏。有网民将如许的直播举动称为“吃人血馒头”,与亲自脱手杀人无异。

直播他人自尽不仅是道德题目,而且是个法律题目。《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第九条规定,互联网直播服务提供者以及互联网直播服务使用者不得行使互联网直播服务从事危害国家安全、破坏社会稳固、扰乱社会秩序、侵犯他人正当权益、传播淫秽色情等法律法规禁止的运动,不得行使互联网直播服务制作、复制、发布、传播法律法规禁止的信息内容。

各类网络平台,不仅是视频直播平台,还有社交媒体,及时发现和切断自尽直播,删除挑动自尽者情绪的视频和评论,是平台应尽的法律责任,而不是无关紧要的自我束缚。对于直播甚至鼓动他人自尽的无良人士,有网民建议,应纳入社会诚信黑名单,让其接受全社会的道德制裁。